日本自立支援养老介护:恢复个体自立  改

随着老年人口的快速增长,人口老龄化如今业已成为中国当前乃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必经之路,伴随这一趋势,养老服务也迎来了巨大需求;从2013年养老产业启动元年到今天养老产业的全面开放年,关于人口老龄化的政策及研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但这一课题尚未得到最为切合的解读。

日本养老护理同临窘境

“银发”趋势同样也是一些发达国家早已经历的社会现象。据日本养老介护专家齐藤贵也分析,自2000年起日本就开始启动养老看护保险,经过20年的时间,如今财政成为亟待解决的最大问题:原本3兆日元规模的财政专项拨款,现在已超出10兆日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20兆日元。一方面是因为老年人口增多,同时由于他们的身体状态变差而卧床不起或患有重度痴呆症者,导致需要得到更多照顾,从而增大护理保险费的支出。因看护保险财政负担加重,导致看护单位的收入减少,再加之护理工作者感受不到看护工作的魅力,看护工作者离职率很高,最终致使看护单位无法健全地运营,还发生服务质量下降的情况,恶性循环。

齐藤贵也大学毕业后从事护理行业大约24年。20年前,缺乏对老年人合理周到的护理情况多有发生,而不完善的护理工作恰成为齐藤贵也创立自立支援看护的契机。本着让需要护理的老年人能再次康复、同时兼顾守护老年人尊严的初衷,13年前齐藤贵也开始研究学习自立支援护理理论并反复实践。如今,以改善老年人状态为核心的自立支援养老介护体系,确为当下日本养老护理产业的一条实践路径。

在“自立”前提下“支援式”护理

传统的老年人护理是在他们无法正常生活时给予照料的一种护理方式,主要针对失能老人;而自立支援护理是先明确老人失能原因,通过护理解决这些症结,进而使老年人再次正常生活的一种护理方法。

齐藤贵也通过和中国养老领域从业人员的探讨,认为现在中国老年人的护理状况与20年前的日本很相似,没有明确的护理规定,也没有开展护理工作的合理模式。据齐藤贵也描述,20年前日本的护理机构通常是4—6人同住一个的房间,护理人员要给失能老人全部穿上布制尿不湿,平时的工作就是折叠洗完的布制尿不湿,手动记录入住者的健康状况并管理他们的一切生活起居,而这往往伴随着较大体能的付出,因而人们对于护理工作也自然而然地贴上了“底薪受累”的标签。

现在日本护理机构1—2人的房间变多,入住者的生活环境清静而温馨。在排泄、入浴、饮食等方面,护理人员都尊重每位入住者的决定,在竭力提供生活上支援的同时尽可能让入住者都能发挥自立能力;工作人员不用费力帮助老年人移动,而是有效利用移动升降机、转接板,而且还能利用终端机及时记录信息并将其输入终端机。齐藤贵也表示,自立支援护理的最大特征是通过护理恢复老年人本人的自立性。这套护理方法背后有一套改善老年人状态的基础理论,其中包含了四项基本护理过程,即“水分、饮食、营养、排泄”。通过促进老年人实现吸取足够的水分量、营养量,保持足够的运动量,自然排便,进而实现日常生活能力的提高。

通过自立支援护理体系的实践,为入住者提供越发体贴的服务,也顾全入住者、特别是失能入住者的体面和尊严,同时也为护理人员营造了更加便捷高效的工作环境。

自立支援或缓解中国养老护理压力

由于日本年轻人人口增幅远小于老年人口增幅,不少家属为了照料自己的父母而辞职在家无法工作,其直接结果就是加重本人和家庭的经济压力,从而给国家相关方面的财政支出造成负担。

因着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影响,中国社会也已迎来一个年轻人需要照顾多位老人的家庭护理局面。在老年人身体状态不佳、大量的护理工作让家属难以招架的情况下,老年人必须转入护理机构进行长期照料;而这无论对老人的生活状况还是家庭经济负担,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压力。

预想需要护理的中国老年人将进一步增多,齐藤贵也提议是否将自立支援护理体系的相关技术技能引进到中国。同时,他提到实现自立支援护理的组织机构的有三个关键要素:首先,组织机构的领导是否认真考虑引进自立支援护理这件事,并作为组织机构的理念、方针纳入;第二、是否完善有关自立支援护理的教育体制;第三、自立支援护理并非稍微听一下介绍就能实施的简单工作,需要有熟悉自立支援护理的专家提供教学指导。齐藤贵也认为,如若能够恢复老人的自立性,为年轻人减少家庭看护的压力,进而减轻整个社会的负担,或将是一条值得尝试的思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acceleration-online.com